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禁渔为何一禁就是10年?

  长江是我国第一大河流,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据不完全统计,长江流域有水生生物4300多种,其中鱼类400余种,特有鱼类180余种……但这一切已成为过去式。

  过去,住在长江边的人,一年到头是吃不完的江鲜。近年来,长江刀鱼从过去最高产4142吨下降到年均不足100吨,凤鲚(俗称凤尾鱼)捕捞产量从最高3252吨下降到不足10吨,中华绒螯蟹(俗称大闸蟹)捕捞产量也已不足100吨;“四大家鱼”(青鱼、草鱼、鲢鱼、鳙鱼)资源量已大幅萎缩,种苗发生量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下降了90%以上,产卵量从最高1200亿尾降至最低不足10亿尾。

  为了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多部委联合印发《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规定“2020年底以前,完成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保护区以外水域的渔民退捕,暂定实行10年禁捕”,目前这一空前严格的长江“十年禁渔”措施正在积极推进中。

  给长江鱼类10年时间休养生息

  实际上,为了保护水生生物资源,我国已经长期实行了禁渔期、禁渔区等鱼类资源保护制度。自2003年以来,长江全流域实行每年3个月的禁渔制度。然而一旦开渔,过去3个月的繁殖成果很快就会被消耗殆尽,许多鱼刚刚出生两三个月就被捕捞上岸,鱼类种群依然无法繁衍壮大。

  “每年3个月的禁渔制度在养护水生生物资源、保护流域生态环境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并未从根本上改变长江渔业资源急剧衰退的大趋势。”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会长李彦亮说,“亟须实行更大范围、更长时间的全面禁渔,给长江水生生物留出更多休养生息的空间和时间。”以“四大家鱼”为例,它们通常生长4年才性成熟,连续禁渔10年,让这些鱼类有二到三个世代的繁衍,种群数量方能显著增加。

  禁渔时间如此之长,不禁让人开始担忧自己的饭桌会不会受影响。不过,业内专家给公众吃了一颗定心丸。

  专家指出,据统计长江干流每年的天然捕捞量已从1954年的42.7万吨降至近年的不足10万吨,与此同时水产养殖业蓬勃发展。相较于每年超过6000万吨的全国水产品总量,如今长江干流的天然捕捞量微乎其微。因此捕捞渔业退出长江不仅不影响老百姓吃鱼,反而有利于长江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禁渔和环境保护修复并重

  那么,是不是仅靠禁渔10年就能让长江恢复往日的勃勃生机呢?

  在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周勇看来,长江的渔业资源遭受到了毁灭性破坏,关键在于两个方面,一方面在沿江经济发展中,一些有毒有害物质,由于过去排放标准低、执行不到位,大量流入长江,致使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另一方面,沿江部分渔民为了获得捕捞收益,采取“电毒炸”“绝户网”等非法作业方式进行捕捞,造成辖区内“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

  因此,仅依靠实行禁渔期制度、禁渔区和专项捕捞许可证,并不能完全实现长江水生生物资源养护、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等目标,还要治理生了“病”的长江生态环境。

  周勇认为,做好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保护,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因此,除了严格执行“禁渔”外,亟须对长江沿线产业进行调整,要全面淘汰关停污染性产业,真正做到“禁渔”与环境保护修复“并重”,确保长江生态环境安全,推动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

  此外,当地政府也可采取一次性补助与过渡期补助相结合的方式对禁捕工作给予适当支持。相关部门牵头做好渔民渔船调查摸底、补助对象资格和条件核实、禁捕安排等工作;财政部门牵头做好财政补助资金安排,并按规定做好审核拨付等工作;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牵头做好退捕渔民就业及社会保障领域各项政策落实。来源:科技日报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地理老师雷亚鸣:蝗灾逼近我国边境,鸡哥有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地理老师雷亚鸣:蝗灾逼近我国边境,鸡哥有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聚焦生态 2020-02-18
节水新风尚
节水新风尚

穿过百余株银杏树组成的“守望林”,一座名为“地上天河”的铜质雕塑在脚下延伸——蓝色“河流”自丹江口水库,一路北上,从秀美的山岭流向广袤的华北平原,奔波千里,最终抵达北京颐和园团城湖。雕塑全长62米,寓意南水北调工程从提出构想到建成的62年艰苦历程。

聚焦生态 2019-12-20
一分钟“打卡”大美青海湖
一分钟“打卡”大美青海湖

冬季的青海湖浩瀚飘渺,水天一线。作为地域辽阔、草原广袤的青藏高原上的一颗“明珠”,青海湖在夏季每天有数万游客慕名而来。而在冬季旅游淡季,这里依旧是水禽的集中生活和繁殖育雏的场所。

聚焦生态 2019-12-20
我国环境污染治理成效显著

12月18日,中国林业生态发展促进会、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生态治理蓝皮书:中国生态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

聚焦生态 2019-12-20
我国生态治理存在四大问题

12月18日,中国林业生态发展促进会、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生态治理蓝皮书:中国生态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指出,近年来,我国生态治理在取得显著成就的同时,也存在着实现全面遏制土地退化目标的长期性,破解生态系统的生产利用与生态保护优先冲突的紧迫性,自然保护地共享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成果的艰巨性,提升监测能力和构建现代监测体系的基础性等问题等问题。

聚焦生态 2019-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