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数学感到焦虑吗?研究:会做不出理性决策

你对算数学感到焦虑吗?对有数学焦虑的人来说,算错的答案可能让他们陷入恶性循环,平白放弃许多迈向成功的机会。

逃不出的恶性循环

“对数学感到焦虑是个恶性循环”,美国芝加哥大学心理学博士后研究人员Kyoung Whan Choe说道:“在课堂算错答案,这个失败会引发焦虑,焦虑又会引发逃避。又因为这些人在逃避数学,自然没练习,没练习又导致更多失败。”

阻碍人们往科学发展

根据Kyoung Whan Choe研究团队的最新发现,这股对数学的焦虑会驱使人们逃避较困难的数学题目,就算题目背后的回应很高也一样。在长久逃避数学下,会阻碍人们的中长期利益,让他们无法往科学和工程学等有丰厚报酬的业务发展。

KyoungWhanChoe等人的研究是全世界第一份提供这种现象的实证研究,先前研究虽然有点出对数学的焦虑可能会导致人们逃避数学,但并没有获得证实。

研究人员认为,如果是理性的经济决策者,他就该选择报酬多的困难数学问题来回答。

你要困难还是简单?

研究团队找来约500名年龄介于18~35岁的成人,请他们参与名为“选择和解决任务”(Choose-and-Solve Task,CAST)的计算机测验。参加者得选择要回答困难还是简单的数学问题,一旦答对困难的数学问题,参加者就可获得4~6美分;如果答对简单的数学问题,参加者只能获得2美分。

测验开始前,研究人员也会跟参加者提到测验内容会根据他们的个人数学能力调整,让他们能解决70%标示“困难”的问题。

理性的人会跟着钱走

身为研究共同作者的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后研究员罗泽克(Christopher Rozek)表示:“如果你是一名理性的经济决策者,你应该会跟着钱走。”这对那些没有数学焦虑的参加者来说没错,但对有数学焦虑的人而言,他们会选择简单的数学问题回答。

数学通常是孩子在学校第一次碰到明确对错答案的地方,对孩子来说,这件事可能很吓人。

焦虑不代表能力差

此外,研究人员发现,有数学焦虑者并不代表数学能力不好,这样的发现打破了将近30年的刻板印象。

罗泽克说:“如果你找来两名数学能力属全球前10%的学生参加测验,对数学感到焦虑的学生数学表现(虽然)会比没有焦虑者差,然而,这两名学生的数学能力全球排名都属于前面。”

心理会影响生理

除此之外,这股对数学的心理焦虑,也会影响到生理。身为研究团队一员的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认知科学家贝洛克(Sian L. Beilock)说:“数学通常是孩子在学校第一次碰到有对错答案的科目,这可能很吓人。”

在贝洛克先前的研究,她发现当数学焦虑者一想到要解数学问题,大脑感受生理疼痛的区域就会有反应,代表这股对数学的焦虑会影响生理。

在美国餐厅用餐后,通常都会视情况给服务生小费,这时候就要出动生活数学了。

最终目的:脱离恶性循环

对研究人员来说,了解数学焦虑者怎么做决策,最终就可以帮助他们脱离数学焦虑造成的恶性循环,让他们能拥抱更多机会。

日常生活的数学

研究人员罗泽克说,数学焦虑不只是让人们选择不上微积分课,或是不去追求理工业务发展而已,这还可能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像是在餐厅吃饭算要给服务生多少小费等。每当碰到这些情况,数学焦虑者就会感到压力,就算他们手上有计算机也一样。

用正面的角度看待焦虑

不过,研究人员表示,要是能把这股对数学的焦虑从负面重塑成正面,就能让人们重新与数学产生连接。

Kyoung Whan Choe说:“我们认为要把对数学焦虑的恶性循环改为良性循环是有可能的。”

罗泽克补充:“如果你感到焦虑,你会更有活力。你可能会口干舌燥、掌心出汗。你可以用非常负面的方式去看待,像是:“天啊,我真的好紧张,我一定会做得很烂。”或是你可以这样想:“这是我的身体在帮我准备,它正在向我的大脑输送能量,这能帮助我集中心力。””

要怎么把人们对数学的负面焦虑转为正面能量,是研究团队的最终目标。

下一步:扫描大脑

现在,研究人员想进一步了解数学焦虑对大脑造成的影响,他们打算用功能性磁振造影扫描参与实验者的大脑,预计得出的结果可以让他们描绘出数学焦虑和人们做决策与神经活动的对应关系。

“我们想要问大脑造影的问题是:当这些有数学焦虑的人决定回避数学时,他们的大脑里发生了什么事?”Kyoung Whan Choe接着说:“将这种行为和神经标记连接起来,将有助于发展有效的干预措施,因为大脑造影研究和行为研究加起来可以告诉我们,在数学焦虑和做出回避决策背后的神经认知机制。”

好好享受数学焦虑

贝洛克表示,他们希望团队的研究最终可以帮助有数学焦虑的人好好处理焦虑,甚至好好享受焦虑。

来源:十轮网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