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退耕还林20年来持续推进生态改善

  初冬时节,行走在晋西北岚县界河口镇会里村一带,处处可见挺拔的小油松,仿佛给黄土地穿了一层“绿衣裳”。“过去,我们会为种在地里的庄稼能不能有收成担忧。现在退了地种上树,我们的收入就有了保障。”会里村贫困户贾引明说。

  让贾引明受益的正是山西省开展的退耕还林工程。从2000年开始,山西省在黄河流域试点退耕还林,截至2018年,山西累计完成退耕还林2730.3万亩,惠及农户153万户547万人。

  站在山西省闻喜县郭家庄镇陈家庄村的制高点望去,四周58个磨盘岭尽被绿荫覆盖。闻喜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全县3688个磨盘岭星罗棋布、2600条沟壑纵横交错,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之初,全县林地面积仅15万余亩,森林覆盖率不足10%,水土流失严重。如今,全县以退耕还林为重点营造生态林17万亩,森林覆盖率增加了近10个百分点,有效遏制了水土流失,改善了生态环境。

  山西省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云龙表示,从昔日“十山九秃头,洪水遍地流”,到今天“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退耕还林工程通过一退一还,搭起了三晋大地的生态骨架,全省森林覆盖率已从工程实施之初的13.29%增加到20.50%,森林面积由3094.5万亩提高到4816.35万亩。

  山西气象部门的监测,再次证明了退耕还林的显著成效:2001年至2017年,全省年均降水量达496毫米,比常年平均多28毫米;地下水位不断上升,部分水源地年均上升2米以上。2018年,山西植被生态较2000年至2018年平均水平增加了8%,为2000年以来最大值。

  “退耕还林工程显著地改善了山西生态脆弱区、重要水源地、通道两侧等重要区位的生态状况,破解了一些地区‘生态不美好,环境不留人,儿孙不回家,老大徒伤悲’的困局,让太行山林木葱郁,让吕梁山花果缤纷,让汾河水流欢畅……”山西省造林局局长张文东说。

  在生态治理的前提下,保障群众收益是重要环节。在实施退耕还林中,山西省一直坚持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并重的原则,在适地适树的前提下,引导农户大力发展经济林,探索推行“龙头企业+农户”或“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的产业发展模式,带动退耕农户增加资产性收入。

  前一轮退耕还林,山西省退耕户人均纯收入由2000年的1905.61元提高到2014年的6746.87元,增幅高于全省农村平均水平。新一轮退耕还林紧密结合脱贫攻坚,对10个深度贫困县实行退耕还林任务全覆盖,累计安排58个贫困县退耕还林任务340.54万亩,占全省总任务的92.5%,实现贫困户户均获得退耕还林补助资金4000元以上。

  山西省还在贫困县成立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通过让贫困群众获得劳务收入来提高大家退耕还林的积极性。2018年全省58个贫困县的2563个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共获得劳务收入8.5亿元,其中5.2万名贫困社员获得劳务收入近4亿元,人均增收7000余元。

  山西省岚县新一轮退耕还林11.5万亩,其中沙棘林就占10万亩。岚县王狮乡蛤蟆神村贫困户王明珍两口子都在当地的造林专业合作社打工,主要从事沙棘苗的抚育、栽植、除草、喷药等日常工作,去年收入3.5万元左右。

  张云龙表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山西通过两轮退耕还林工程证明,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如今,昔日生态脆弱的吕梁山已形成了百花迎春、绿荫护夏、硕果映秋、松柏伴冬的四季景观,绿色汾河春季万紫千红、秋季层林尽染……这是山西退耕还林工程、乡村振兴战略等波澜壮阔的实践,更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历史必然。 来源: 新华网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地理老师雷亚鸣:蝗灾逼近我国边境,鸡哥有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地理老师雷亚鸣:蝗灾逼近我国边境,鸡哥有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聚焦生态 2020-02-18
节水新风尚
节水新风尚

穿过百余株银杏树组成的“守望林”,一座名为“地上天河”的铜质雕塑在脚下延伸——蓝色“河流”自丹江口水库,一路北上,从秀美的山岭流向广袤的华北平原,奔波千里,最终抵达北京颐和园团城湖。雕塑全长62米,寓意南水北调工程从提出构想到建成的62年艰苦历程。

聚焦生态 2019-12-20
一分钟“打卡”大美青海湖
一分钟“打卡”大美青海湖

冬季的青海湖浩瀚飘渺,水天一线。作为地域辽阔、草原广袤的青藏高原上的一颗“明珠”,青海湖在夏季每天有数万游客慕名而来。而在冬季旅游淡季,这里依旧是水禽的集中生活和繁殖育雏的场所。

聚焦生态 2019-12-20
我国环境污染治理成效显著

12月18日,中国林业生态发展促进会、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生态治理蓝皮书:中国生态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

聚焦生态 2019-12-20
我国生态治理存在四大问题

12月18日,中国林业生态发展促进会、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生态治理蓝皮书:中国生态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指出,近年来,我国生态治理在取得显著成就的同时,也存在着实现全面遏制土地退化目标的长期性,破解生态系统的生产利用与生态保护优先冲突的紧迫性,自然保护地共享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成果的艰巨性,提升监测能力和构建现代监测体系的基础性等问题等问题。

聚焦生态 2019-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