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后的语文课堂,是山寨版的吗?

  最近在网上看到了一类比较火的类似文章,就是找语文教材的疏漏!比如有人质疑课文《羿射九日》中,蹚过了九十九条河,问,河不是干了吗?怎么还用蹚过这个词?

  后续又有人质疑领外一篇课文《鹬蚌相争》,说嘴都被对方相互钳制,怎么说话?

  也有不少家长抱怨,现在的语文课,可不敢轻易指导孩子,我们上学时候按正确知识学的,现在不一定正确,所以,有些七零后的朋友就怀疑,我们当年上的语文课,是不是山寨版的?

  我认为,语文这门课,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基础学科,没有十分必要,要保持相当的稳定性和权威性,教材的编写和修改,不能十分的随意。如果修改,尤其是对原来就有的课文进行文字和语句的修改,一定要充分讨论,小面积试用,确认没有问题,再推广!语文老师要保护孩子质疑精神,能解释的,给孩子解释,解释不清楚的,询问编纂专家!专家应该能解释清楚,如果专家自己都解释不清楚,那你为什么要改呢?

  说一下对上面两篇课文的理解:一篇是神话故事,一篇是寓言故事。神话故事侧重于解释现象,某些自然现象人们解释不了,就用神的超自然力量进行解释,以使问题得到解释,所以解释要合理!比如说十个太阳,就有人认为,某种情况下,天空真的出现过十个太阳,不论是多么的偶然和凑巧,然而后来却不见了?这怎么解释?于是,就有了神话《后羿射日》,射掉了九个,留下了一个,这样,人就对自己的疑问有了似乎比较合理的答案!再比如,为什么人总是洗不干净身上的泥?于是就有了神话,女娲抟土造人,用泥土做的人,怎么会洗干净自身的泥呢?这就是“神逻辑”。

  而寓言,侧重于说理,而不是合理,说的是自己的道理,有强行向人灌输的成分,让人一听就知道在编故事,无论是人的世界还是神的世界,都不合常理。除了上面的例子,再举一个例子:《蜗角之争》,触氏和蛮氏两个部落在蜗牛角上打的血流成河,怎么可能嘛!用常理就无法解释,寓言就是在向人灌输一种道理而已!

  第一则神话故事的教材版本也不是都一样的,至于“蹚过了九十九条河”这句话,也不是所有的版本都有的,所以,加上这句话的用意何在,成年人也不好理解,所以也不好跟孩子解释。

  语文教材,有时候不仅仅是在传授语文知识,也在潜移默化的传递一些常识,这些常识或许不是语文学科的,孩子的提问,也不限于语文学科,但我们总不好让孩子去咨询相关的科学专家吧?比如,某版本的课文《望天》,我也想不明白,中国的课文,为什么非得找个外国的男孩“小查理”来加入教学环节?该文是要传输一个道理:不要盲从!类似的文章中国没有吗?或者不能编撰一个吗?当孩子流鼻血的时候,孩子是不是会有一个默认的“常识”,就应该“望天”?难道这不危险吗?非得有人把鼻血吸入肺部造成了重伤,我们才修改课文吗?中国不乏优秀文化,小学优先选用中华文化!

  语文,是我们的文化之基,教材编修,不可不慎!

  说一说七零后一些朋友关于语文课的郁闷:上学时,老师告诉我们,“瞭望”写作“了望”,家,不只是要有房子,还得有人才是家,很有道理,于是,我们记住了,“家”字,是宝盖下面一个人字,宝盖就是房子嘛!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许多类似的字又悄悄改回去了,什么时候改的都不知道!经过反复的训练和改错,我们记住了一些正确的写法,比如上面的“蹚过”,我印象中应该是“趟过”,不会错的,甚至有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曾经废止的“蹚”字,更不知道它又给正名了!我们怎么教孩子呀!老师反复纠正的读音,比如“确凿”、“呆板”,它们的读音现在从俗了!大多数人错,就是修改的理由吗?当年的那些语文学霸,现在还敢轻易的傲骄一把吗?如果这些字的写法和读音,有老师教授的原因,有从俗的原因,还有一个字“司”字,这个字老师不会教错你吧?应该很少有人不认识吧?有民间异读俗音吗?都没有!但是,我们的中华国宝“司母戊大方鼎”,突然变成了“后母戊大方鼎”,是以前错了,现在找到正确读音了?目前还在争议阶段,还在争议,就可以改过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