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谈历史课堂教学的有效性

  李惠军老师对新课改下的历史课堂有效教学的一段担忧“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历史教学在一味的否定中,陷入了一种不知所措的迷茫。鲜活的历史知识以及史学的厚重、深刻、哲理在层出不穷的理论、术语、手段、模式的‘引领’和‘辅助下’,显得如此苍白乏味,从一种所谓传统的历史教育,走入了一个‘怪圈’——新的‘单一’和新的‘混乱’。这不能不引发我们的忧思:机械的知识梳理和从概念到概念的教条主义;炫目的模式语境和离散互动合作的形式主义;苍白的理论天条和缺匮历史内涵的随意主义;浅显的问题对话和缺乏思维价值的理念主义;冗繁的书山题海和缺损感悟诠释的盲目主义……”

  李惠军老师谈教学的有效性要保证历史教学的有效性,充分地运用历史教材这个载体,深化和升华,进行深层次的挖掘和高精度的提炼,在历史教学中实现知识向能力的转化,关键在于教师业务素质。业务素质的培养是一个不断修炼的过程。

  第一、求专求精是提高教学有效性的内在保障。上好历史课第一要务实读书,要通过读书达到吐故纳新、与时俱进的境界。

  第二、求广求博是提高教学有效性的外在条件。要熟悉并掌握哲学、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有关原理,科学地解释一切历史现象,寓科学于历史教学之中,否则历史教学就会变成失去了灵魂的史料游戏。

  第三、求蕴求彩是提高教学有效性的情意基础。要系统学习掌握现代教育理论与教学艺术并有意识地将其贯穿在教学中。要适当了解一点语言文学知识。要涉猎一些经典文学作品。语言的准确、明晰、自信、沉着、雄辩可以闪耀出理性光辉。有意识积累一些名言警句、绝世佳作、民间传说、神话故事等各方面的文学素材,以备灵活地融入自己的历史教学中。

  第四、求新求异是提高教学有效性的发展方向。破除封闭性,树立现代的历史教育观。“鸳鸯绣出任君看,莫把金针度与人。”作为历史教师,不仅要认真研究前辈们精心刺绣出的“珍品”,而且要由此而领悟、推敲、磨砺出属于自己的一根“金针”,在继承前辈成果的基础上刺绣出我们的“处女作”。

  第五、求实用是提高有效教学的最终归宿。要牢牢把握课程标准,切实设定教学目标,精心设计课堂流程,仔细分析学生现状。

  赵亚夫教授对新课程下课堂教学教师该不该讲的看法历史教学尤其是高中的历史教学讲述是必要的,问题不在讲而是讲什么、怎么讲,现在很多老师很忽略自己的讲,讲出来的东西多不是自己的,要么就是哗众取宠的,没有真情实感,前者学生不会喜欢,后者学生只是听热闹,不一定真的买老师的账。历史教师的基本功之一就是能够很好地描述历史,有讲的功夫。现在有一种倾向,把本该老师做的事情,老师该磨炼的功夫,以这样或那样的学习活动为借口去让学生做,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很没有专业素质的表现。历史教学讲究解释的功夫,所谓的历史理解都是与人的意志和愿望有关的,历史意义是通过历史解释来反映的。

  任鹏杰主编谈“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 浅表地看,我以为这个“主导”应该是课程标准,因为课标代表着国家、民族和整个社会的教育价值观,教学的一切行为,不管教师的,还是学生的,都得以课标要求为依归(当然其前提是,课标必须能够反映国家、民族和整个社会的教育价值观,不合理需要调整那是另一回事)。假如不以课标为主导,而是以教师为主导,无疑要取决于教师的教育价值观是否正确了。教师的价值观正确,教学越有效,就越有益于“人”;相反,教师的价值观错误,教学越有效,就越有害于“人”。很多老师因为自己的价值观是正确的,教学是有效且有益于“人”的,所以在感情上难以否定“教师主导”说,但冷静下来去思量,“教师主导”说在教育实践上,有很大的冒险之虞。我这样说,绝无贬低教师作用的意思,而是说这一观点被作为一种原则性的理念去倡导,极有可能将教育的善否,全然系于教师一己的行为,其后果如何,怎堪想象?

  深层地看,我以为这个“主导”应该是学生成长、进步、发展的内在需求(这种需求,当然得符合国家、民族和整个社会进步发展的需要)。课程标准的根本依据,就来自学生的这种内在需要。毋宁说,教学的“外显主导”是课程标准,“内隐主导”正是学生成长、进步、发展的内在需求。只是没有人去揭示这一隐藏在课标背后的更根本的依据,才容易误解罢了。明确了这一点,就索性可以不恰当地这样说,是学生的学习需求主导着教师的教学,“学生是学习的主人”而不是相反。就历史教学有效性来说,每个学生在“认识自己、做好自己”服务自己的人生方面,需要什么,教师就应该满足他们什么,用聂教授的话说就是“缺阴补阴,缺阳补阳”,而不是无视学生学习需求的个体差异,不管你要不要,只用教师自己的“一套”办法,去主宰“多个”活生生的生命。我想,要有效教学,就不能不厘清这些关系和道理,创造用更多办法,帮助各各不同的学生。何况,这也是课程改革的用意所在。

  齐健老师谈教学评价问题

  一看课堂教学的“效率度”。包括:教学行为的有效性;教学目标与措施的契合度;教学目标的达成度(基础、发展)。

  二看课堂教学的“开放度”。包括:教学目标的开放度(基础、发展、生成);教学内容的开放度(再开发问题);教学方式的开放度(个性、多样)。

  三看课堂教学的“深刻度”。包括:内容处理的深刻性;学生思维的深刻性;视野引领的深刻性。

  四看课堂教学的“幸福度”。包括:学生情感素质的发展程度;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体验到的乐趣;学生享受到的智慧生成的成功愉悦感。

  聂幼犁教授谈“历史”和“中学历史教育”“历史”是什么? 大抵有三种用法:一是不可重演的过去的事情,包括人类、自然和两者关系史。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二是我们今天所知道和认识的过去,属于认识范畴,是随着认识的深入不断变化、进步的,其真理性在于对“一”的符合程度;三是史学,是今人与古人的对话及其沟通的过程,以求“二”能够更逼近“一”。这个过程取决于人们认识过去的智慧,也体现了情感、态度、价值观。

  中学历史教育是什么?是通过“二”和“三”,使学生头脑中的“过去”更逼近“一”;与此同时,发蒙和学习如何逼近“一”的智慧和情感、态度、价值观。然而,中学生的学习时间是个有限的定数,历史却包罗万象,博大精深,以至于大家常常引用马克思的话说,只有一门科学,那就是历史。这个矛盾决定了中学历史教育的内容和方式必然有所选择。既然是选择,就有一个选择的标准问题。抽象地说,就是学习成为时代之人的历史知识、能力,培育可持续发展的意识和情感、态度、价值观。

  赵亚夫教授谈历史教学历史教育一定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要走向世界,放宽我们的眼界;第二条腿要立足于本国本民族的优秀传统。过去我们的历史教育研究相对比较落后,理论基础底子薄,又长期封闭,所以我们现在把第一条腿的步子迈得大些是必要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忽视自己优秀的东西,除你讲的广泛意义上的继承,还包括更为具体的历史学科教学的优良传统,我曾在多种文章和自己编的书里都谈到要注意研究总结传统历史教学的好的经验,经常提到的人物有:包启昌老师、时宗本老师、陈毓秀老师,这些老前辈,还有像孔繁刚老师、李秉国老师等这些(上个世纪)80年代历史教学改革的风云人物。所以,我们需要继承和关注的东西很多,现在做得很不够,……这里我想用三句话做一个简单的概括:第一句,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歪曲历史。第二句,我们的历史教育研究一定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用中国学者特有的历史教育视野来研究我们自己的问题。第三句,这些年,我的所有研究都围绕着公民教育和人格教育这两个主题,把握这两个主题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他们的核心内容,即人性、公正、宽容。做到这三点非常不容易,对我们而言,首先是视野问题,这个视野既包括对待自己民族文化优秀传统的态度,也包括如何看待其他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

  钟红军老师谈有效课堂:我们老师在讲课的时候,总爱强调我讲到了,你讲到了和他听懂了、讲通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反应中外教育差异的一则老故事:同样是画苹果,中国教师先示范,强调诸多注意事项,而外国教师却不一样,让学生摸、吃,找自己的感觉,然后要求学生将自己的感觉、感受画出来。当然教学效果就不相同了!中国学生对着讲台上的一个苹果,按照教师的指点,画出来的苹果逼真,又好像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而外国学生画出来的苹果,虽不逼真,但却各有特色,意趣盎然。这几乎表明,同样是让学生去感受,目标不同,要求不同,效果也不相同。这也许就是我们中外教育的差别所在。

  齐健老师谈有效教学:一堂好课的底线是学科本色。教学设计应注意体现“素课”(摈弃浓妆艳抹、穿靴戴帽),在看似朴实的设计中内隐厚实的史学功力和教育底蕴,蕴藉着思维的深刻性、穿透力,强调思辨性。一切的教育教化应当是从“读史、说史、学史”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得以彰显的。在教学手段、教学技巧上宜力求简约。简言之,一句话:要“返璞归真”。

  赵亚夫教授谈备课和上课:教学设计就是教学创意,创意有了,实际上我们就知道怎样上课了。课只能备——各种准备,但不能背——死记硬背。

  如果能够把上课当成是在不同场所、不同时间和不同的群体聊天,就会有意思的多。学生的资质不同,你的话题深度、叙述方式也可以不一样。

  来源:唯不争故无尤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初中历史选择题解题技巧之“排除法”
初中历史选择题解题技巧之“排除法”

排除法,顾名思义,就是在做选择题的过程中将不符合题干意思的选项排除掉,剩下的就是正确答案。在答题过程中,首先,要准确理解题干意思,这是运用排除法的前提条件。当面对一道选择题的时候,第一步就是要明确题干的意思,只有准确理解了题干的意思,才能知道要排除哪些选项,做到有的放矢,使排除更加有针对性。

教法指导 2020-09-04
初中历史问答题的分类及答题技巧

问答题是传统的大型主观性试题。特点是知识容量大,并有很大的空间供分析问题能力的发挥。所以问答题主要是考查"综合应用能力"。它不仅适用于大跨度的历史问题,也适用于阐释历史理论问题和涉及情感价值观的问题。

教法指导 2020-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