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女人都叫杨绛

  作者:拾遗

  她是最贤的妻,她是最才的女,她是最好的友,她是最慈的母……杨绛一生,不仅扮演好了所有生活给她的角色,而且,还活出了自己。

  她才是世间真正的女神。因为她的存在,我们对女神的定义才不至于这么肤浅。

  不是每个女人都叫杨绛,不是谁都可以成为这样的女神。

  在这个习惯用美妆和PS包装自己的时代,有几人还能耐住寂寞用“一星期不读书就白活了”来锻造气质。

  一次父亲问我:“阿季,三天不让你看书,你怎么样?”我说:“不好过。”“一星期不让你看呢?”我答:“一星期都白活了。

  ——杨绛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读书不多,但想得太多。

  在这个追求“嫁得好就一劳永逸”的享乐年代,有几人还能用心去扮演“最好的妻子、情人、朋友”?

  “但每项工作都是暂时的,只有一件事终身不改,我一生是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

  “虽然耗去了我不少心力体力,不算冤枉,钱钟书的天性,没受压迫,没受损伤,我保全了他的天真、淘气和痴气。”

  ——杨绛

  “赠予杨季康(杨绛),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人·兽·鬼》出版后,在自留样书上,钱锺书写下这样的情话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都想成为婚姻中的主角,而不愿做配角。

  在这个卑躬屈膝攀附权贵的时代,有几人还能在世俗、功利、圆滑的大潮中坚守本真?

  “一个人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也不用倾轧排挤,可以保其天真,成其自然,潜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

  ——杨绛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虽然我们曾想反抗,但终究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人。

  在这个“恶名美名只为博名”的时代,有几人还能甘做“和谁争我都不屑”的隐士?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杨绛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太容易为了名利而出卖灵魂。

  在这个离开“文革”有时仍需作出选择的时代,有几个敢在关键时刻勇做“一言足以召祸”的女汉子?

  “文革”时,钱钟书所在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被贴了大字报,杨绛就贴小字报澄清辩诬,然后被揪出来千人批斗,但她就是金刚怒目、死不认罪:“就是不符合事实!就是不符合事实!”

  郑土生说:“整个文革期间,敢和革命群众发脾气的,外文所只有她一人。”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都很聪明,都善于明哲保身。

  在这个喜马拉雅山顶都能听到抱怨的时代,有几人还能杨绛般“不抱怨生活,不能流泪就微笑”?

  “文革”时,被人剃了“阴阳头”,杨绛就连夜做个假发套,第二天照常微笑着出门买菜。安排她去清洗厕所,她就将污垢重重的厕所擦得焕然一新。

  十年“文革”折磨,妹妹辞世,女婿自杀,但杨绛却在“改造”中完成了《干校六记》。而最难得的,《干校六记》无一句呼天抢地的控诉,无一句阴郁深重的怨恨。

  胡乔木评价说:“怨而不怒,哀而不伤,缠绵悱恻,句句真话。”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总觉得是“生活亏欠我们太多”。

  在这个凡事都想寻找捷径的时代,有几人还能做到踏踏实实“活到老学到老”?

  “懒惰也是天生的,勤奋需自己努力,一放松就懒了。”

  ——杨绛

  杨绛93岁出版了《我们仨》,96岁出版了《走到人生边上》,102岁出版了《杨绛文集》八卷。她一生勤奋不已,所以才能成为“最才的女”。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太喜欢享受懒惰中的安逸,而对自己要求太少。

  在这个没有信仰和伪信仰充斥的年代,有几人能如杨绛般“始终充盈着向上之气”?

  “有了信仰,人生才有价值。”

  “我的‘向上之气’来自信仰,对文化的信仰,对人性的信赖。”

  ——杨绛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或者盲目信仰,或者伪装信仰。

  在物质世界越来越丰富的今天,有几人还能杨绛般删减欲望“只为把生活过简单”?

  “世相万千,欲壑千万,拥有得多,苦累就多,你简单了,世界才会简单。”

  ——杨绛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因为我们都想活成“别人眼中的自己”。

  在这个人人都在感叹无聊的时代,有几人还能杨绛般“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

  如果你读过杨绛的书,就知道她不仅有趣,还能将枯燥的生活变得有趣。

  很多人不知道,杨绛除了能写,还精月琴,善吹箫,工昆曲。

  一次演出,钱长本女士想唱昆曲《思凡》,她唱尼姑,叫杨绛陪唱小生。演出后,钱女士急急拉杨绛到去看报纸反应,但随即一声不响溜了。原来报纸一句没提尼姑,只说小生声调高亢悦耳、余音袅袅云云。

  我们难以成为杨绛:有趣其实是对一个女人的最高评价。但遗憾的是,我们已经越来越无趣。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