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教研转型

  我们总在说教研工作转型,这个转型是什么?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转型,自然有一个传统模型存在,然后转型生成一个新的模型。下面就分别谈谈传统教研模型和现代教研模型。

  一、传统教研模型

  1.教研主体:学科教研。教研员的入门是教而优则研,这决定了教研队伍的基本职业素养,即这个团队占据学科教学的优势地位,教研员积累了教委丰富的学科教学经验。由此,教研员作为教师的教师,客观上要发挥教学引领作用。历史上,教研员作为教师身边的教学指导的技术员,依靠本位优势发挥了重要作用。

  2.教研室职能:教学研究、指导、管理(代行政进行区域教学管理)研究为主体,侧重于实践层面学科教学研究,这是教研室职能发挥的基础条件。依靠先教先学,由此指导教师改进教学,提供最优化教学路径和办法。正是因为有着专业优势,所以教育行政依靠教研室把行政力直接作用于教学管理,影响到管理的微细胞。

  3.一张教研网:市级教研——区级教研——校本教研。市级教研,为专兼职教研员结合,覆盖区域和学科;区级教研,为专兼职结合,覆盖学校和学科;校本教研,覆盖教师和学科。市区校三级教研都聚焦在课堂,教研触角延伸至课堂教学。

  4.四个教研支撑点:一是考试指导。教研室负责中考、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政策研究、命题、评价。由此掌握考试主导权,可以发挥命题的正面导向作用。二是课程辅助。教研室编制学科课程的教辅资料,为教师教学提供基础练习和课程资料。依靠这个抓手,可以引导教师讲练结合。三是市级指导。围绕教材研究和专题研究,进行市级辅导,为教师教学提供专业支持。四是教学比。这包括论文比赛、课堂比赛、技能比赛等,引导教师进行教学研究,提升教学水平,以及提高专业素养。而且树立典型,推广经验,以点带面,提高教学质量。

  二、现代教研模型

  1.教研主体:学科教研+综合教研。在传统的学科教研基础上,扩展职能,新增综合教研。尤其在落实政府责任,推动重大改革项目,特别增加了课程、科研、信息技术等专业人员和设置特殊岗位。很多教研室提出教研与多职能的整合,这就是因为教研主体工作已经拓展了。

  2.教研室职能:教学研究、指导、服务。这里的服务是指双向服务:为教育行政提供智囊服务;为学校和教师提供专业支持。研究与指导是教研室的传统职能。服务,这决定了教研的因需服务的特点。现实教育改革与发展,基层有需求,行政也有需求,这个双向需求决定了服务的两维指向。

  3.两张教研网:一张是传统意义的市区校三级教研网,覆盖全部学科,各所学校,以及所有学科教师,延伸到课堂里。再一张网是专业团队——种子教师——青年教师。这个网络的前端是专业团队,包括工作项目组、课题组、学习共同体、名师工作坊等,即有领衔专家、拔尖教师和教研员组成一个协作团队,培养一批种子教师,然后由他们再去影响其他老师,推进科研和教学经验。

  4.教研组织形式:线下和线上,这是一个双线架构。线下教研就是现场教研。线上教研,即网络教研。在网络平台发起教研,形成学习研究团队,完成教研任务,实现经验和成果分享。线上教研适合条件:有领军人物,有志同道合的研究者聚集,有预设任务,有成果预期。

  5.几个教研的模型:一是教研+培训。我们也叫研训一体化。针对教师专业提升的培训,以及改革项目的专题培训,正成为教研工作的一部分。二是教研+科研。我们也叫教科研一体化。现实条件下性,先进理论需要转化为生产力,我们鼓励草根研究、大众研究、小课题研究、行动研究,这样一来教研本身就变成了科研。三是教研+信息化。推进信息化应用,改进教学,这也成为教研的重要内容。四是教研+德育。教研关注教学,教学也需要渗透德育,这就是学科德育。所以,学科教研中也需要研究如何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五是教研+教育,教育是教研室的短板,随着教育改革的全方位展开,教研跟进不仅仅着眼在教学了,要跟进研究教育问题。六是课程+教材+教学+评价。随着课程改革的实验推进,教研室在专业增长上,新增了课程关注,还参与开发各类型的教材,以及不同的教学评价、教师评价、学业评价。

  6.教研形式极大丰富了:市级教研、市区协作教研、提供专业支持的校本教研,以及课题研究、工作项目推进、教师培训等。

  7.教研聚焦在学科教学指导时,教研的专业性非常突出,具有独特的学术地位。依靠这个基础条件,教研具有独立性,即教研可以在行政管理之中找到一个基本占位。可是随着教研的职能扩展,教研越来越成为行政的倚重力量,在智囊服务与教育改革政策宣讲、执行中发挥作用,其带行政色彩越来越提出,涉猎范围越来越广泛。

  在行政与教研越来越紧密的情况下,教研与行政的关系处理也是未来教研发展的一个重要课题。大约有三个情况客观存在:一者,行政对于区域教研的引领作用持有怀疑态度,尤其质疑教研员是否是学科教师的领袖,由此行政在依靠教研的同时,又在撤除对于教研的支持。教研与行政的结合,不支持教研逐步专业化。二者,教研与行政互为支持,协同工作,而且有互补性。行政提出意愿,教研提供专业化设计,然后行政发布政策,再由教研去推动改革。这样教研的专业性与行政的领导力,各得其所。三者,行政在依靠教研推动中,总是居前指挥,对于教研不够信任,甚至觉得教研无所不能,无所不渗透,这对于行政而言,似乎是弱化了行政力和剥夺了权力。这样的合作不会持久。

  除了第二条是良好条件之外,其他情况都是不利于教研和教育行政指挥的。很遗憾,各地教研发展,不利情况还是普遍存在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